成濑麻团

又甜又软馅料很足的麻团了解一下?

【润智】娃娃脸欺诈事件 06

- 又是深夜出没的更新✧

老师教导我们在窄路上见到老爷爷老奶奶要给他们让路,不可以在后面鸣笛呐喊按喇叭催促他们,如有必要还得去扶着他们,帮助他们提重物。

松本润是个善良的好孩子,所以当他骑着自行车进入小路上,看到前方有个人七拐八拐地骑着电动车慢速行驶的时候,下意识就停下来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了。

那人骑的可真是太慢了,慢到松本润担心他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,要不然怎么连车把都扶不稳。

松本润小心地经过他身旁,偷偷用余光一瞥,哟呵,这不大野智么。

于是他又退了回来,嘴角一咧:“需要帮忙吗?老大爷?”

大野智闻声望过来,跟瞧见什么救命仙草似的,双眼放光,也不计较松本润喊他老大爷,激动地拽着松本...

【润智】娃娃脸欺诈事件 05

松本润报完到出来,骑着大野智送的那辆拉风的公路车飞出校园,紫色特别扎眼,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回家路上经过一个十字路口,绿灯亮起的前一秒松本润犹豫了一下,车把打转,拐向了与家相反的方向——大野智的书店开在东边。

到了发现人家今天又关店了。

少年松本氏盯着「有缘自会相见,反正不是今天」的牌子,心情郁闷,小声叨叨嚣张的有钱人,脚下用力一蹬,车子又飞出去好远。

再次经过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,旁边停下来一辆黑色私家车,松本润余光瞥了下,在心里念叨“又一个有钱人”,然后就没有去在意它了。

这时私家车的车窗摇了下来,从里边伸出只手,指尖戳戳松本润的腿,少年一回头,看到大野智鼓着小圆脸笑嘻嘻的望...

【润智】娃娃脸欺诈事件 04

大野智对完书单,走回来看见松本润还坐那儿咔嚓咔嚓啃着小饼干,二宫和也蜷着腿窝在对面摇椅上抱住家庭装可乐一个劲往嘴里怼。

他走过去戳戳二宫和也的小肚腩:“瞧你这肚子上的肉,悠着点喝吧。”

二宫和也可不高兴了,猛吸口气收缩小腹,抱紧他的大可乐瞪了大野智一眼,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继续怼。

大野智笑嘻嘻扭头,瞅见松本润正盯着他,脸颊肉一鼓一鼓的,就像那刚出锅宣的不得了的小包子。

他忍不住伸出手在小包子上掐了下,在小包子张嘴咬人前收了回来,迎着小包子气呼呼的嗔视笑着:“你怎么还没回去呢?”

“我回去也没事做,不如在你这儿看会儿书,感受下文化的熏陶。”

松本润倒是少年心性,有啥说啥。

大野智听了...

【润智】娃娃脸欺诈事件 03

松本润回到家看见他姐穿着T恤短裤,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沙发上喝啤酒,对面茶几上还摆着两盘下酒菜。

他不解地挠挠头,心想自己的姐姐比大野智还更像个青年男性。

不夸张的说,他姐在家里里时的状态,完全就是个中年老大叔,手不释鱿鱼丝还有酒。

松本润走到他姐身后,趴在沙发背上探过去头:“姐,你如果不爱喝酒一定会比现在看起来年轻好几岁。”

他觉得大野智看着那么年轻就是因为他活的养生且不爱喝酒。

他姐咬了下鱿鱼丝,从盘里又拿了一条,头都不用回,准确无比地塞进了松本润嘴里。

“你知道个屁。”松本润他姐嚼吧嚼吧咽下鱿鱼丝,喝了口啤酒,然后仰着头看他,“一醉解千愁你懂不懂?”

“社会人的压力太大了呀,...

【润智】娃娃脸欺诈事件 02

- 我们单位是单双休轮着来

- 我这周好像是单休_(:з」∠)_

“逗你的。”

“啊?”

松本润一脸呆滞的看大野智。

后者笑着从身后柜子斗里抽出一本厚厚的杂志,抬手递过来。

松本润仔细一看,可不就是jump么!

连声说着谢谢就从兜里掏钱,刚要伸手接过jump,只见大野智又把手收了回去。

“这本是给我表弟留的,你不能带走,就在这里看吧。”他拍拍小圆桌,指着对面的板凳,“坐那儿看。”

也对,毕竟是jump。

松本润只好沮丧地收了钱包,内心还有一点点不好意思,他都说过再也不来了,现在却又求到了大野智的头上,然后人家还不计前嫌的把给弟弟留的书给他看,说不定等下还...

【润智】娃娃脸欺诈事件

- 休息了半年,最近开始上班啦

- 端午放假,赶紧狗一狗我爱的年下

松本润放学总会路过的那家书店,店主是一位年龄成迷的男性。

松本润第一次来买书的时候,店主正双手捧着热可可刺溜刺溜的喝,三十七八度的天气,不大不小的书店内只有他跟前搁着一台转起来咔嗒咔嗒作响,并且风力微弱的小风扇。

松本润拿了书结完账就朝外头跑,站在大太阳下也觉得比书店里边凉快些。

再回头看店主,已经喝完了热可可,怀里揣着一只肥硕懒散慢悠悠舔着爪子的橘猫。

火力少年松本润看着这幅画面头顶都开始冒汗了。

等第二次进去这家书店就已经是秋天了。

松本润还穿着单衣单裤,角落里坐着撸猫的书店主已经穿上了...

【润智】饱暖

一辆车

链接放评论

第二次驾驶上路,实在手生不熟练,希望可以得到批评建议和夸奖(如何有值得夸奖的点的话_(:з」∠)_

我要困死了,晚安

小时候看《我叫金三顺》里面三顺说:回忆就是回忆,回忆不具备任何力量。

以前觉得挺有道理的,但其实回忆的力量还挺tm强大的。

尤其是对于恋旧特严重的人来说。

如果人类的记忆真的能像《记忆大师》里一样可以提取删除的话,也还是挺好的。

【润智】道听途说

- 不是段子,一发完

- 回归温情博主(我偶尔也是可以正经讲故事的!

大野智和松本润公开的那天是在一艘船上,松本润举着自拍杆伸到他和大野智的脸前,左手搂着大野智的肩膀,两个人脑袋挨着脑袋,笑脸盈盈地跟屏幕另一头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say hello。

“我们在一起啦!”

“不是在录节目。”

“也不是在开玩笑。”

“不是炒作,我们俩最近都没有新戏,有什么可炒的。”

“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在一起,搞对象!”

“什么一起钓鱼,啊也不对,钓鱼呢,一会儿他要钓鱼呢。”

“多久啦?”松本润坏笑着轻轻撞了下大野智,后者一脸温柔又无奈的小声说了句什么,松本润听完又看向屏幕,“三四年啦!他记性好,但...

【润智】温柔豢养

- 被我家巴哥的呼噜声吵的无法入睡的一个温情短打

你不知道羊究竟什么时候会吃掉玫瑰,也不知道猴面包树几时会偷偷扎根占领星球,更不知道看了四十四次日落的人心情到底有多难过。

就像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一个人。

1.

大野智养了一只蝴蝶犬,对外宣称叫做咪酱,其实私下他喊这只漂亮的狗子为——润。

润酱有一双大又圆闪闪发亮会说话的眼睛,性格很好但是很爱黏着主人,如果有其他犬类或者人类对主人表现出异常的亲近,润酱马上就会不开心,尖尖的耳朵也仿佛要耷拉下来,汪汪叫着咬住主人的裤腿不撒口。还会自己趴在角落生闷气不理人,拿鸡肉干也哄不好,一定要主人亲亲抱抱揉肚肚才行。

大野智觉得它这样爱吃醋的...